庄 严 无 量💎  

金阁逃亡

是乐园港女子图鉴百fo特别活动🌟(((万众搞川 劲啊.jpg

cp:鹤梅小姐×上川和子 @ANRIO临川 

这次是铁打的觚临了嘻嘻★

大概是个,玻璃天花板的故事。



鹤梅小姐不见了,谁也不知道她去了哪里,不知道是不是回到了她的氟西汀小行星。人们于是问上川和子,你知不知道鹤梅小姐何处去了?女孩儿只是摇摇头,我不知道呀,我不知道。

上川和子的确没有见到鹤梅小姐离开(或者更确切些,消失。更恶毒些,消亡。)的那一刻,但她最后一次见鹤梅小姐时,又一次染了头发(还是奶油蛋糕作底,这次发梢成了鲜艳的火红色,像火烈鸟亲吻)的这个女孩子正来寻她。这个无论什么时候都好像无所事事的鹤梅小姐坐在她家楼下,第三级大理石台阶等待白炽灯光。上川和子披着羽织下楼去,木屐踢踢踏踢踢踏,于是头发上还散发着一股染发水味的女孩忽然笑嘻嘻——嘘,和子,安静一些,莫要被人发现了呀。她总把事情搞得神神秘秘,像伯内特花园隐藏荆棘。上川和子因而放轻声音问:鹤梅小姐,我们又要去哪?

我们去看海吧,和子,我们去看海。

海在好远好远好远的地方,要穿过新干线,穿过维多利亚大街,穿过野樱桃结实的原野。可是什么时候都快活地撒着娇的鹤梅小姐只是眨眨她晶亮的眼睛:啊,好想去,好想去呀,和子,好不好嘛,我们去海边。

于是上川和子真的跟着她去了——她向来听鹤梅小姐的话。还穿着那套绀色制服的年轻女孩子牵着她的手奔跑,直跑得她的羽织战战栗栗,在风里像对翅膀似地抖动。火烈鸟呀火烈鸟,飞到粉红色的湖里来,飞到砂糖的海里来——向着没有酒吧也没有美甲店的方向一路飞翔的女孩一路放声大笑,叫上川和子心里隐隐地害怕(她其实总是在害怕鹤梅小姐的,这个过分鲜嫩的女孩子太不像是一个人了)。她于是问,鹤梅小姐,为什么突然想看海?而鹤梅小姐回过头来:和子,我们逃走吧,去做坏女孩。

上川和子想,啊,难道鹤梅小姐还不够坏吗——纹身呀,酒精呀,比霓虹灯更歇斯底里的指甲呀。可是坏女孩鹤梅小姐倒是露出了非常天真烂漫的像是天使一样好的表情,和子,和子,跟我一起逃跑吧,她说。撒娇似地。

逃到哪里去呢?您要逃到哪里去呢?

啊,这倒是没想好——到了海边,总会有办法吧,她挠挠头。和子,我想带你一起走呀。

可是,您又为什么要逃呢?上川和子觉得有些害怕了,虽然总是在凌晨三点逃出玻璃瓶子来和鹤梅小姐一起玩耍,可是,可是。极乐鸟要飞到哪里去呢,飞到坏女孩的乐园去,飞到海水环绕的绮色佳岛去?——那太叫人害怕了,对年轻的暂且还不是坏女孩的这个孩子而言太可怕了。 于是她真的说出口来:我很害怕,鹤梅小姐,您为什么要逃跑呢?

鹤梅小姐不说话了,非常理亏似地,就那么不说话了。 上川和子有些惶恐地想,鹤梅小姐莫非是生气了。她想伸出手去摸摸鹤梅小姐的手(鹤梅小姐个子算得是高挑,手足却实在纤细又娇小。她高和子足有一个头,却总是抢和子的木屐,紫阳花带子把丝袜也勒破——是鹤或者梅花鹿或者什么非人的生物罢,和子曾经暗暗地,暗暗地下了结论。),但是鹤梅小姐哭了,哭泣的时候眼睛也是明亮的。人家只是突然地就想跑掉嘛,没有什么理由,也不需要什么理由呀。

啊,鹤梅小姐真任性。

不是任性,是什么更加有力更加有温度的事物使然罢,鹤梅小姐说。和子,我们该到海边去,遥远的遥远的海边,我们总该从这里逃跑呀。——哎呀,和子,和子,看着我,看着我罢。

呜呼,好害怕,果然水呀海呀世界的边缘呀之类的,像坏女孩鹤梅小姐一样可怕。穿羽织的女孩儿瑟瑟缩缩,几乎要躲进鹤的羽毛与金鱼的鳞片里。看见了她这副模样的鹤梅小姐于是长长地,长长地叹了口气。没有那么快活也没有那么像是在撒娇的鹤梅小姐,在和其他寂寞的或者温柔的或者万众狂欢歇斯底里的夜晚没有任何差别的这个夜里说:和子,明天见,明天见啦。

她的火烈鸟似的鲜艳头发在风中飞起来,像夕烧,像太阳熔化,熔化成液状火焰,在抵达不了海边的干涸土地上流淌。上川和子看着那样的鹤梅小姐(第一次哭泣也第一次叹息的鹤梅小姐),恍恍惚惚地,在她身后看见了焚烧着的金阁寺,噼噼啪啪地响。

2018-05-25 评论-2 热度-16 乐园港女子图鉴觚临

评论(2)

热度(16)

  1. ANRIO临川庄 严 无 量💎 转载了此文字  到 上川和子。
    這個是真的觚臨.jpg但是我還是一如既往喜歡我滴🍄小公主嗚嗚嗚嗚我愛鶴梅小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