庄 严 无 量💎  

阿芙洛狄忒未遂

不知道为什么写 不知道在写什么.

是十七岁的女子高中生玛嘉烈·玛诗隆 在与Mr.8 Miles相遇前的故事.

50%虚假和50%捏造.



阿芙洛狄忒未遂



我把塑料袋往脑袋一套,感觉头盖骨瞬间被凿成了一只鱼缸,里面盛满了打发泡沫糖浆——大概是因为装过白砂糖多拿滋的这只塑料袋散发出一股过分天真烂漫的甜甜的香气,以至于隔绝尘世。外面理应是狭小的逼仄的叫人窒息的卫生间除臭饼味,蟑螂尸体味,消毒水味,死掉的和即将去死的香烟爆珠味。安安静静的世界上好像就剩了我一个人,在这无谓地滑稽地甚至看起来有点搞笑(好像假面超人)地蜗居。虽然说得这么不堪,但其实在那个时候,我心怀着相当崇高又相当壮丽的信念——我将永远做少女!隔绝了尘世的,过分天真烂漫的少女!(因为,因为,我有好好化妆呀!涂了晶晶亮的指甲也涂了樱桃口红,刻意把奶油擦成雾面,看起来稍微优雅端庄一些。我系塑料袋的提手像系伯奈特的缎带,还躲在洗手间里,把内衣悄悄换成有蝴蝶结和蕾丝花边的粉红色,新丝袜和制服鞋,香水用好不容易省出来的迪奥小姐。——这是非常非常非常非常圣洁美丽的仪式!是耶稣受洗!是弥赛亚!是Aphrodite!)崇高地壮丽地比起恐惧更接近兴奋地我在那里等死,等待意识丧失,等待鱼缸破裂,等待光明,等待艳丽绝伦的终结。直到我开始喘不上气,脑子里乱七八糟地好像是要吐了,那个时候我用仅存的精神想:啊,呕吐。呕吐。吐在鱼缸里,吐在塑料袋里,吐在多拿滋的洞口里,就好像性[]器[]官吐在乳胶气球里。啊,好恶心,好恶心,恶心得叫人要哭起来了。我好害怕!


我好害怕!!!



后来发生了什么?后来好像什么也没发生。因为我不知道这一切进程是怎么完成的。待到我再站在洗手间的镜子前(十五分钟前我在这里涂口红)的时候,头发凌乱,皮肤涨红,粉底掉了大半,口红也已经花得一塌糊涂,看起来搞笑得像是落魄的失业的过了气的假面超人。我闻到身上的香水味已经被淋漓大汗彻底玷污,除臭饼味,蟑螂味和消毒水味,破破烂烂狼狈不堪得像我这个人本身的塑料袋味(已经没有白砂糖香气)。可这叫人羞耻的一切都敌不过在那五秒内感受到的恐怖——或者这个事实本身才是世界第一恐怖——在那一瞬间没用的胆小鬼女学生玛嘉烈才真真切切地开始哭泣,叫Aphrodite溺死在过期变质打发泡沫糖浆里。




2018-05-15 热度-40 随笔瞎写一气

评论

热度(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