庄 严 无 量💎  

【琴觚琴】乐园港往事

胡 言 乱 语 神 话

乐园港女子图鉴:

一个脚踩西瓜皮童话故事(?)

雨町🍰:

*送给我少女盟友 @庄 严 无 量💎 🍄小公主的生日礼物(黄豆星星眼.jpg)
*写的很无厘头!!看着玩就好😭




  

  鹤梅小姐在遇见雨町小姐之前,忙着用飞船残骸给自己搭糖果屋,搭好了就在里面住着。有天她在外头晒太阳,听见驼铃丁零当啷的声音,顿时有了一种风沙要刮到脸上的奇妙预感。可当她定睛细看,脖子上挂着铃铛晃荡晃荡着走近的不是骆驼,是一匹小黑马,温驯沉默,却有点一步一瞌睡的感觉;马上坐着的正是雨町小姐,除去戴着游泳镜,其他行头都像是个地道的边塞马客。鹤梅小姐趁她也注意到自己、进而脚步放慢了些的时候再往细打量她和马儿,发现她不拉货不带人,除了一个包袱和两小桶水,马背上就驮着一个狭长的箱子。或许说箱子不太确切,她想纠正一下,因为那东西似乎是石头做的。“你好啊。”这时雨町小姐摘下泳镜,第一个打起了招呼。她的眼睛竟然是红色的,像家兔那样——可鹤梅看她风尘仆仆,走了那么多路,想必也不怎样怕人。
  “你好啊,”鹤梅小姐捏着自己的礼帽帽檐,眯着眼睛对她说。“你要到哪里去呢?”
  “我不知道。就是随便走走。”雨町小姐挠着头说,似乎还有点脸红。“开心一点是一点吧。”
  “那你吃糖吗?吃糖在这里是开心事吧?我家满屋子可都是糖。”鹤梅小姐很久没有见到生人,猜想马背上的箱子里可能有点东西,她本不是地球人,地球人对她越是藏着掖着,她越是感兴趣。“有棒棒糖,有棉花糖,有麦芽糖,有椰子糖,还有巧克力糖……”她一拍脑袋:“还有一种糖拐杖。你们也吃糖拐杖吗?”
  雨町小姐翻身下马:“我们在救世主生下来前半夜吃。生下来之后就去睡觉。”
  “今天他也被生下来了吗?”鹤梅小姐问。
  “今天他也在马背上,不在马厩里。”雨町小姐答。
  “那就更应该吃一根糖拐杖了。”鹤梅小姐没等雨町小姐回话,转身蹦蹦跳跳地进了屋里,把糖拐杖翻了个遍,六个颜色全被她凑齐了。雨町小姐或许是受了她天真烂漫的感召,没有怎么多想,就把糖拐杖塞进了嘴里。那是一根绿色的糖拐杖,吃进嘴里有一股青苹果味。鹤梅小姐没有吃糖拐杖,吃的是草莓水信玄饼。就在她嚼得入神时,雨町小姐瞧着她手里的吃食开口了。
  “你知道水信玄饼,还有樱花馅的吗?”
  樱花?这个词若是和着水信玄饼一股脑塞进嘴里,舌尖都能敏感地体会到那一丝惆怅纤细的凉意。“我现在正要动身去一个海港。”她恍恍惚惚地听雨町小姐继续对她说着。“那里正是樱花季。不像这里,只有不能吃的夹竹桃,还有暴雨过后撒得满地都是的,黏糊糊的紫荆。”“我现在,”鹤梅小姐说到一半晃晃脑袋,努力让自己从“樱花”的迷梦中解放出来。“你来这里之前,我一直等着飞船里的糖吃光的那一天,吃光了我就再也不回到这里,就像我再也回不到蘑菇星……但是现在我发现自己真笨。总而言之你可以带我去看樱花吗?”
  雨町小姐说:“当然可以。甚至路上被你当成糖吃掉我也愿意。”
  于是她就和雨町小姐一拍即合,收拾收拾飞船残骸改造的糖果屋,带上换洗衣服,和晒太阳用的折椅,再让雨町小姐把她抱上马,就这么堂而皇之、欢天喜地地出发了。那些糖果去了哪里?自然是放进了那个马背上的箱子里——后来经雨町小姐解说,箱子本来是个神像。就是那个救世主的神像。鹤梅小姐对神像很感兴趣,经过一番发掘,她发现即使不打开侧边的盖子,也可以往神像的空心肚子里一颗一颗地塞糖,因为救世主的嘴上开了一个两根手指粗细的洞,就神像而言这显得不太端庄,但是鹤梅小姐算是初来乍到,放在蘑菇星,要是看见谁豁着嘴笑,反倒会觉得那人挺端庄。糖没有吃完,海港便早早地到了。她看着雨町小姐风里来雨里去的样子以为地球很大很大,结果发现它还不比半颗蘑菇星。雨町小姐在海港最热闹的地方找了住处,有厨房,可以自己做樱花水信玄饼。她其实爱甜不及爱咸,樱花做出来,是盐渍的。做出来之后鹤梅小姐第一个尝,发现它难吃得要死,马上吐了出来。
  吐了出来舌头还是难受,她忍不住把雨町小姐的一块脑子咬了下来。她发现自己先前又犯了天真病,以为地球人的脑子都是硬的,结果一咬下去,满嘴都是脆生生的,外面青涩,香味比较冷,最中间熟透了,热乎乎的,就像那只马的小肚子。“其实那不是马,”雨町小姐别过头对她说,“那是一头骡子。肩上背的东西越沉,它就越不容易犯困。”
  “神像还不够沉吗?”鹤梅小姐吃着脑子问,想盖住嘴里那股苦咸味。“不够,远远不够啊。我们应该要让它再多驮一点,驮上我们的孩子。”雨町小姐摇摇晃晃,拖着半个脑子穿过客厅进卧室,粗暴地掰开神像的嘴(鹤梅小姐亲眼所见),把没吃完的糖塞进脆生生的头盖骨,塞进那一大块曾经水果般美味的空缺。“开心一点是一点。”她说。
  “既然开心一点是一点,我们就在这里留下来吧。”鹤梅小姐说,“骡子死了,神像被偷了,都会成为这里的一部分,或者成为基底,或者成为纪念。在这其中需要有人见证。”于是雨町小姐把所有的糖都塞进脑子,樱花全部掉在地上的时候,她们在海港收留了第一个孩子、第一个带着孩子路过此地的女人。谁也没有回蘑菇星,谁也不提骑骡子的事。或许是海港本身并没有历史可言,她们表现得就像是住了十几二十年的土著人。那座可以像盒子一般打开的神像去了哪里?——它自然是被鹤梅小姐做成了铁处女。

评论

热度(16)

  1. 庄 严 无 量💎乐园港女子图鉴 转载了此文字
    胡 言 乱 语 神 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