庄 严 无 量💎  

标本苏生

乐园港男子图鉴:

文-墨觚 @庄 严 无 量💎 

我也不知道我这都是在写什么……过激3p!小孩子不能看!

其实和Rebecca是同一个故事.

惯例 @雨町  咱老觚每天就指着儿子带来快乐了(谜言😇

 

 

 

 

施梅特林在某一个早上醒来,发现自己变成了——

不,不对,应该说变回了。变回了人。

 

 

这个开头最俗套不过,不过人间的事情本就全是从某人或者某只蝴蝶睁开眼睛的那一刻开始的。施梅特林让眼球在眼眶里滚上两滚转了几转,对上了透过玻璃窗户射进房间里的阳光,有些目眩。有些色彩斑斓。

 

施梅特林坐起身来,摸摸肩胛骨,皮肤完好无损将身躯包裹,干燥干净,光滑光裸。她于是蹬开被子下床,没有翅膀的昆虫自由自在地将天鹅绒挣脱。地板已经被太阳晒得暖乎乎的——像培养皿,她想。放在什么机械里,高温烘干了的培养皿。

用盛装着胶质的玻璃器皿培养蝴蝶的男孩子正巧走进房间来。啊,你醒了呀!他眯起漂亮的眼睛笑起来,直笑得露出稚气虎牙。这个眼睛看着既可以像红茶又可以像凝固牛肉汁(取决于施梅特林的个人趣兴)的男孩就这样快乐地凑近,施梅特林因而能够打量他迎着光的虹膜,看见太阳掉进那里,融解成蜂蜜一滴。

呐,亲一个吧?他说。

 

 

 

 

叫莱昂的男孩子曾经对着蝴蝶说,你知道吗,你的翅膀是脂肪做的。

你这小鬼!美丽的傲慢的生物于是非常震怒了,这是什么不浪漫的说法!可是男孩子伸出手来抓住了他的手,施梅特林——他撒娇一般说——你摸摸自己的翅膀吧。

蝴蝶终于还是摸到了自己的鳞片。非常纤细又滑腻的,裹着油脂似的触感。凡士林?还是什么?他抚摸着鳞片,而莱昂抚摸着他的指尖。翅膀是脂肪做的,人也是脂肪做的——男孩子扑哧一声笑出来。你笑什么?蝴蝶问,而男孩回答,只是觉得很有意思,翅膀的部分像是另一个施梅特林。或者说,施梅特林本身就住在这对翅膀里。

这是胡言乱语了。

仔细想想,不应该正是这个道理吗?正枕在鳞片寝褥上的男孩子笑嘻嘻地。你看,做蝴蝶呀蜻蜓呀蜜蜂呀之类的昆虫标本的时候,大头针不总是刺在翅膀上吗?说不定,就是因为灵魂住在那个部分,所以才要好好地固定住……

他伸出一只手指。看,就像这样。

 

 

 

 

施梅特林睁开眼,身后没有翅膀。莱昂正笑话她:啊,这种时候不闭眼,施梅特林好没有情趣。

小鬼,你才最不知风雅。

 

说起来,施梅特林真的好奇妙哦!你到底算是人呢,还是算蝴蝶?啊,还有性别……

现在是女性,施梅特林回答。男孩子于是意思意思地应了一声,摸了摸她的肩胛骨。干燥干净,光滑光裸。灭失了菌落与记忆的培养皿。施梅特林稍稍晃了晃身体,莱昂的指甲刚刚刮过皮下脂肪最薄的地方,很叫她不舒服。

薄薄的一层脂肪。翅膀。脂肪,翅膀。一边是绸缎,一边是纱,刺绣花纹镶嵌珠玉宝石,掩藏骨骼。莱昂在摸她的属于蝴蝶的那一部分。耽美的那一部分。

被固定了的灵魂的那一部分。

施梅特林说,我要走了。

莱昂没有挽留,倒也没有要告别的意思。施梅特林真的好奇妙哦——他答非所问——你到底算是死了呢,还是活着?

 

那么,莱昂你呢?你又算是死了还是活着?

 

男孩子没有说话,只是再一次,再一次快乐地凑近来吻了她。施梅特林感觉到自己的嘴唇被咬破了,很痛。

 

 

就像这样。

 

 

 

 

就像这样,施梅特林先生。碧绿眼睛的小男孩把花冠轻轻放在妖精的头顶上。

嗯,还不错。

您是不是要走了?太阳差不多快下山了。

差不多吧,施梅特林稍微眯了眯眼睛。煮过了火候的太阳显示出缺少水分的浓郁颜色。Caramelized的蜂蜜一滴。有些目眩,有些色彩斑斓。

小鬼,这样子看着我做什么呢。有什么话要说的吗?

啊,是的……小男孩有些羞怯地低下头去,声音像最柔软的天鹅绒。施梅特林先生,我明天还能再见到您吗?

 

我想见您。

 

 

施梅特林,明天见啦——男孩在松开口的那一刻露出了非常坏心眼的表情。贪婪的肉食兽的表情。像撕破绸缎裙子与纱巾一般扯下了蝴蝶翅膀的犯罪者的表情。培养基的配方是:两勺洋槐花蜜,适量甘油,半透明宝石的屑,将翅膀碎片高温加工至熔化的产物。明天见,施梅特林。

 

 

我想见您,施梅特林先生。

真拿你没办法,小鬼——我明天还会到这里来的。

 

作为路易·罗兰梦中情人的蝴蝶离开时也依旧是蝴蝶。光线像菌丝似地蓬勃生长,生命是那样强而有力,以至于能够抖落一柄又一柄的大头钉。男孩子用碧绿的眼睛静静地注视那一切,注视着蝴蝶的肌肤自肩胛骨处被撕裂,美丽的翅膀从伤口下喷薄而出。湿润的,滑腻的,自由自在地舒展开来的翅膀,裹着鳞片,裹着粼粼闪亮的碎屑。

就像这样,蝴蝶回过头来对他讲。      

 

 

路易·罗兰的耳垂上刺进了耳钉,银色的针,镶着小小的水钻饰品。痛吗?莱昂问他,而男孩摇摇头。亲爱的哥哥,我要和你坦白一桩秘密——他的脸泛红,不知是因为羞赧还是因为被穿透的疼痛——昨晚,我……

我知道,我都知道,路易。我看到洗衣筐了。

啊,好害羞。

 

 

 

 

施梅特林在某一个早晨醒来,发现自己变成了蝴蝶,翅膀上裹着精[]液。

评论

热度(5)

  1. 庄 严 无 量💎乐园港男子图鉴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