庄 严 无 量💎  

关于美学欣赏与创作

是胡言乱语.



当所有人的智慧都发展到足以了解这世界上有冤假错案的时候,所有的案件就都有可能被“冤假错”成冤假错;同样的,当所有人的智慧都发展到足以了解这世界上有未被欣赏的美学的时候,所有的美学就都有可能“未被欣赏”成未被欣赏——这样的趋势一旦形成就不可能再挽回,这样的呼声一旦响起就不可能再消沉。因而我们可以见到,现在越来越多的迷雾与漩涡出现,越来越多的人振臂高呼:不是不美,而是你们不懂这份美!——诚然。诚然。世界上总有超前到哪怕聚集起全球顶尖的鉴赏家也难以鉴赏的作品,曾经不能写的,说不定过几百年就能写了;曾经画不好的,说不定过几千年就画得好了。未来的事情谁也不知道,美学的前途——或者末路——到底指向何方,同样谁也不知道。但是,但是啊,从鹅蛋里孵出来的始终是鹅,从蛇蛋里孵出来的始终是蛇,并不会跟着时间由沧海变为桑田。这个意思是,能够在经年之后成为美的,是打从生下来就具有其美学价值的东西。无论它的子房中究竟是在孕育些什么,它终究得是在孕育些什么。创作者具有一切赋予事物美学价值的自由:可以卖血,可以到灯塔去,可以在细雨中呼喊,可以理想国,可以Ada or Adour,可以纳博科夫,可以黑塞,可以伦勃朗和马萨乔和路易阿拉贡——随便你做什么!但是,你总得做些什么。你要哭,你要笑,你要声嘶力竭大喊大叫,你要有血液,有脉搏,有心脏,你要确确实实地让美的种子着床。而有些创作者,她其实并没有什么要哭的,要笑的,非要歇斯底里喊叫出来不可的东西,她只是觉得,哭很悲伤,笑很美好,喊叫很有意思,所以我要喊要叫——然后开始干呕,试图呕出些像是灵魂的东西。可是没有用的,美是那么的挑剔又那么的脆弱。纵使千百年过去,桑田重新成为大海,砂砾长满青苔,不具备美的特征的东西依然是不具备美的特征的,没有灵魂的东西依然是没有灵魂的,欣赏者是没有义务把作品变得“足以欣赏”的。——所以不要找借口了,你没有往火鸡肚子里填塞苹果与糖,到了圣诞节时没有人欣赏,你又要把这份不甘的寂寞怪罪到谁头上?



2018-09-09 评论-5 热度-29 随笔杂谈瞎写一气

评论(5)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