庄 严 无 量💎  

火车双轨没有铁道工🌙

不能再这样下去了,我想,我非爱上他不可。当然,不能无缘无故地爱上他,否则我就是卑微可笑的斯德哥尔摩(想到这儿我还真的觉得有点想笑了)。也不能催眠式地让自己迎合他,否则我就是房思琪。我要成为的是谁?谁也不成为。我只是我自己,我要这样地去爱他。
于是我打量他一下,他今天穿了条牛仔裤,海蓝色,没有漂白。设计不错,我想,很酷。Cool boy,这很好,我喜欢cool boy。爱上他的第一步。

我问,嘿,你喜欢文学吗?
他有点惊诧地看我,大抵是因为没有人会在这种场合下问这种问题。我猜是还行吧?他回答。
嗯……那你喜欢波德莱尔吗?梅特林克?或者芥川龙之介?太宰治?要不聊聊森鸥外和森茉莉?(他一路摇头,直到我说洛夫克拉夫特,他才终于有点喜色)1984?美丽新世界?管的形而上学?对了,你喜欢聂鲁达吗,春天和樱桃树?
……其实我不认识聂鲁达,他摊摊手。我看黑格尔。
你喜欢哲学?那我们要不聊聊叔本华?(不好意思,我叔本华看得多一些。我不想装模作样,我做我自己。)
啊,叔本华。他沉吟一下。也就只是沉吟一下。

我于是和他说艺术。说音乐。甚至最后我醺醺然谈起理想——我不得不醺醺然,达芬奇醺醺然,伦勃朗醺醺然,爱德华蒙克也醺醺然,玛丽莲曼森醺醺然,痞子阿姆醺醺然,中岛美嘉和大冢爱也醺醺然。我说,我呀,想尝试一次私奔,你要不要带我走?我们去天涯海角度假吧?他说,不了吧。于是我想起了,他是看Leon的人,而我看溺水小刀。Gone girl。Gone。


于是我哭了。我们的灵魂没有一点契合的地方,甚至于我们的身体也没有一点默契,他时至今日也仍然使我疼痛。三秒钟之后他脱下了那条我很欣赏的牛仔裤。



2018-04-03 评论-4 热度-11 杀死月神乐园

评论(4)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