庄 严 无 量💎  

到科尼岛去

献给周万山 我的火鸡面姐妹花 永远的酷酷仙女.

cp:觚狗觚 

最后一次打这个tag 这是火鸡面恋爱谭的结局.

写得很烂 很差劲 乱得我都不敢给她看.可是我的头好痛 脑子好乱 我不知道该怎么修 就这样吧 原谅我.

彻底没体力了 手都在颤 写完这篇估计会休养好久.


愿科尼岛上遍地是迷迭香和猫和麦当劳薯条.到度假天国去 有蝴蝶 有天鹅 有夏日冷色的金鱼 和永远的少女.





到科尼岛去

 






走呀,走呀——画着玫瑰色眼影和防水眼线的美少女郁二狗招呼我:我们去科尼岛度蜜月吧!我看了看她开来找我的敞篷跑车,一看就晓得是从Craigslist淘来的,白色喷漆已经活脱脱斑驳成蒸汽朋克,CD播放器不用插碟就已经自顾自吱吱作歌。但这才真的叫郁二狗的浪漫——说不定开着开着就能到月球,或者到火星,或者到遥远的璀璨的比任何摩天轮都永恒的仙女座去!于是我抓起防晒霜,抓起比基尼,抓起最最最艳俗的彩虹色墨镜——我在我的背囊里塞下纽约热岛最高温的太阳,唯独不放火鸡面。你怎么不带火鸡面呢?她问,而我冲她撇嘴:是你自己上回嘲笑我,在科尼岛和你一起吃火鸡面是觅情死。怎么,和我觅情死不好么?郁二狗笑嘻嘻看我,手插在海蓝牛仔裤子口袋里,一贯作风的白色T恤(上面浓墨重彩印着走了形的玛丽莲曼森)下胸脯富有生命力地起伏。我看着十七岁的她漂亮得像是模特的脸,心想,是啊,有什么不好的,郁二狗这么hot又这么cool。可我还是不带火鸡面,我绝不浪费她大加赞美过的那支镭射唇釉。

于是曼哈顿女孩一路高歌着向布鲁克林出发。郁二狗掌控方向盘,而我掌控头顶歇斯底里的飞尘。听什么碟,打雷还是曼胖?都不要,我要听鬼老师——说起她偶像的时候郁二狗眼睛湿润又发亮,跟她微微出汗的手心里紧抓的方向盘一样(至于方向盘为什么也发亮,那是因为她边开车边吃麦当劳炸薯条,油和食盐颗粒和她耳朵上摇晃的爆米花耳夹都像砂金一般在太阳下细碎闪光)行吧行吧,那就还你的净土和你的烟吧!我咬着思乐冰杯子里色素过剩的粉红吸管,不忘往她的牙齿间塞一根万宝路。我喝薄荷冰沙,她吸草莓爆珠,速度上了八十码,于是香精味儿在燃烧空气里一骑绝尘。嘿,来做点刺激的事怎么样!郁二狗迎着风哈哈大笑,我也不拦她:漂亮的女孩子做什么都是酷酷叫人心动的!于是她松了手,就那么从驾驶座上勇敢无畏地站起来了,风鼓起她的长发又鼓起她的T恤,露出雪白的脖颈和纤细的少女独有的腰。她迎着钢筋迎着平川迎着空无一物的前路大声唱,唱忍者,唱骨折,唱无人之地的机械情人和重庆森林的歌。你怕不怕?她问我,声音在高速后退的空气里响亮得有点失真。我继续喝我的思乐冰,用被薄荷冰霜麻痹了战栗的口腔回答她:我有什么好怕的呢?因为这样搞不好可是会死的呀——我跟你一起,BOOM SHAKALAKA,出门不带火鸡面的火鸡面教失格信徒双双遭天罚,爆炸成高速公路上两朵烟花!她装模作样挤在一起的眉毛让我看得忍不住笑了:那又有什么好怕的,那才叫浪漫呢——再说了,像我们这样年轻可爱的美少女,就算爆炸成烟花也一定是梦幻彩虹糖形状!听了我这怪话的郁二狗也笑了,肩膀一抖一抖的,有点像花栗鼠(赞美意味)。所以我才喜欢你呀,她说,所以我才这样地喜欢你!你是真的浪漫主义!

她夸得我有点醺醺然,像喝了海水和樱桃酿的气泡酒。不如说郁二狗每次夸我我都是这么陶醉的,大约是因为她那么美那么好那么酷,像披北极狐裘戴荆棘王冠的偶像贵族。我想我的脸一定是发烧了,不然她不会笑得那么坏,眼角擦的晶亮闪粉都落了下来,好像蝴蝶从她眼睛里逃走了。我说郁二狗,你还从来没吻过我呢。我想要上原先生那样暴力犯罪的吻!她笑着摇摇头:那我不干,我不喜欢太宰治,但是我可以带你去热带雨林,去温莎墓园,我可以在西班牙的平原上教你纷纷情欲。啊,那么远的地方——我连走出纽约都已精疲力竭呢!我接近矫揉造作地向她撒娇(因为我也不过是小女孩子而已呀,原谅我罢)。于是郁二狗——少女强作女郎妆的郁二狗——带着我一贯倾慕的那种成熟开了口。不要害怕呀,她说,我们还这么的这么的年轻,离成为大人都还有好久好久的时间呢!我们可以环绕美国,我们可以周游世界,我们是银河系漫游少女!虽然很不想变成大人,很想在变成被f*cking life f*ck到尖叫的大人之前就赶紧死掉,可我们还有那么多的青春和那么多的快乐呀!

郁二狗说什么都对,于是我也变得青春快乐热血沸腾了。我感觉我注视着她的眼睛也变得湿润又发亮,就像是看着我的偶像与我永远的恒星辉光一样了。我把还剩半杯的思乐冰丢在还剩半程的路上,塑料杯碰撞水泥路面噼里啪啦丁零当啷,在这样的比波普背景里我怀着比任何一碗火鸡面都更火辣更硬核更叫人喉咙发涩的深情告诉她,郁二狗,你那么美那么好那么酷,所以我如此地喜欢浪漫主义和你。我要在白砂糖海滩上用人鱼姬的唇吻你,我要给你看我的珊瑚耳环和蔷薇纹身,我要在旋转木马上做一个永不完结的梦,在海水太妃糖的夹心里对你做科尼岛对十七岁的月神乐园做的事,我要和你觅情死。可是郁二狗,漂亮帅气得像是从时尚杂志里走出来的模特似的郁二狗,一边喝Peppermint Punch一边嘲笑我一口火鸡面三口酸奶的郁二狗,与我相对癫狂且歌且唱两眼泪汪汪的郁二狗,从来不曾在我舌尖上舐走一滴蔓越莓糖浆的郁二狗,青春快乐梦幻美丽的少女——并且将会永远地少女下去——十七岁的郁二狗,她只是一如既往地像个坏心眼的大骗子一样用透明指甲按住我的唇:墨觚,你可要把我吓跑啦。我要跑啦。








评论

热度(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