庄 严 无 量💎  

非霍乱时期的爱情

送给AD老师@A/D. 她超好!!!!!!!我爱她!!!!((声嘶力竭

 说好写ADall的可是我好像写成了AD觚 我很缺德xxx

是的疯狂追AD老师的少女玛戈就是我((停一停

标题我随便取的x

 


 非霍乱时期的爱情

 



十六岁的少女玛戈疯狂追星。严格说起来那也算不得明星,不过是混迹酒吧舞厅的歌女而已。A.D.小姐——人们都这么称呼她,显得熟稔又疏远,叫她的真名永远地埋在生长着薄荷爆珠与鸦片烟的花床下面。谁也不知道她姓甚名谁也不知道她来自何处又将去往何方的A.D.小姐神秘而美丽,她每个午夜十二点准时出现,每晚都化同样的妆,鸦黑的眼线和鲜艳欲滴的口红,她用涂着烤漆色的漂亮指甲夹香烟,留在烟身上的红色唇印让人觉得像是咬断了的血管的断面(为了模仿,因铜币全落进了酒杯而买不起口红的少女玛戈时常咀嚼自己的嘴唇,直到鲜血从破裂的干燥死皮下浸淫出来)。她吸卡碧和万宝路,用圣罗兰左岸,一曲唱罢总要来一杯乳酸菌酸莓酒,情到深处总将玻璃杯掷碎,高呼要让万物从玻璃碎屑中流着血生长。可是没有人会指责她,所有人都那么喜爱她。十六岁的玛戈尤其迷恋她,恨不能被她咬断血管,恨不能被她夹在指间,又被带着歇斯底里的狂乱的笑打碎。她为A.D.小姐写了无数情诗(当然,从来也不敢给人看的,那里面有一些过于激烈的与十六岁的女孩子不相称的梦,即使这是一个同样抽烟喝酒夜不归宿的女孩子),雪白或发黄的纸张连带着酒吧的海报一起用宝石(自然也是伪造品,但仍然是好看的)大头针钉在墙上,直到遮住所有裂痕和霉菌的波普画。A.D.小姐是永远的美人鱼啊——她看着A.D.小姐的眼角想,那里有一片鱼鳞似的妆画,在迷幻闪烁的七彩射灯下粼粼发光。A.D.小姐不会悲伤也不会老,永远那么快乐,永远那么年轻,每天都是相同的永恒不改的美丽模样,没有口红也没有眼线笔的玛戈站在摇头晃脑手舞足蹈的人群外圈,和舞台(那甚至不能叫舞台)下的所有人一起为她嘶声尖叫。舞台上的A.D.小姐,永远快乐,永远年轻,永远寂寥。

 

 

十八岁的少女玛戈依然在疯狂追星。她买了口红,买了眼线笔,买了脂粉和指甲油,画了一个拙劣模仿的妆(那片美丽的鱼鳞如何都画不出来,她从来没有机会近距离观察)。现在她不需要躲在人群里悄悄摸摸做贼一般溜进酒吧也不需要远远地偷窥,她光明正大,她沐浴于自由与癫狂的辉光。她早早地大摇大摆地肆无忌惮地晃进酒吧,拿着乳酸菌酸莓酒坐在离舞台和爱情最近的地方的时候她感觉自己从没有像这样快乐和年轻过。十二点的时候神秘而美丽的A.D.小姐准时出现,依然是鸦黑的眼线和鲜艳欲滴的口红,涂着烤漆色的漂亮指甲夹香烟。是了,她是永远的美人鱼——玛戈又看着A.D.小姐的眼角想,可是,借着迷幻闪烁的七彩射灯的光,她模模糊糊地分辨出,那不是眼线笔,是皮肤的褶皱。美人鱼A.D.小姐的鳞片不过是擦着闪粉的皱纹呀(而且那皱纹已经深得闪粉也遮盖不住)!发现了这个秘密的玛戈愣在原地。人群在她身后依旧摇头晃脑手舞足蹈,为了永远快乐永远年轻的A.D.小姐嘶声尖叫。可是玛戈感觉自己几乎就要哭泣出来了,好难过,好难过,A.D.小姐她一定也会悲伤,也会老。但是,正因如此,A.D.小姐不再是寂寥的美人鱼了,她也是人间的造景。就是在那一瞬间,十八岁的少女玛戈才终于感到自己的迷恋变为了悲伤和痛苦(大抵是因为她又开始咀嚼起自己的嘴唇,把牙齿也染成狂热的鲜红),变为了真正的爱情。她甚至在心里打定主意,如果A.D.小姐愿意的话,她就要请A.D.小姐唱她的情诗——想到这里她摸了摸口袋,湿润的手心几乎要在纸上攥出裂痕和霉菌。

 

 

 


评论(2)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