庄 严 无 量💎  

火鸡面恋爱谭

送给我超好的共火鸡面小仙女山 @碳烤人头!祝她生日快乐并且亲她❤

cp:觚狗觚 我怕别是要挨打x

心虚地打上ooc预警(.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吃了太多火鸡面 我写文好像越来越辣鸡了 难过(




火鸡面恋爱谭


 

郁二狗又来找我吃火鸡面了——这并不意味着她经常来找我,事实上这只是第二次我们一起吃火鸡面。在今天之前我们对火鸡面的爱情基本都被封存在塞满了泡泡纸和法兰绒的大纸箱子里,她寄给我,我又寄给她。这是一种礼尚往来,即使我抱着那纸箱虔诚犹如抱着一摞体积大得有点夸张的情书。一般情况下我会穿着小洋裙和带坡跟的牛皮鞋去邮局,一路上蹦蹦跳跳震得道旁雏菊也窸窣。在接下来的时光里我掐着手指算,想着那箱子颠沛流离,连带着我的爱也曲折离奇,叫我的灵魂在一片密不透风的混沌中舟车劳顿,直到一笔签收了我的安生。简讯传来的此时此刻我的酷哥应该已经开始端着一碗火鸡面开始看Rick and Morty,整片百吉福乳酪熔化在岩浆也熔化在她的眼睛里,蒸汽氤氲不开她新买的玫瑰色眼影和防水眼线笔。于是我想,我该下次再冲着电话听筒哭哭啼啼,哭她是个坏心眼的大骗子。她骗我说咖喱味火鸡面是咖喱味的,芝士味火鸡面是芝士味的。结果我在没有买冰淇淋也没有叫一点点的情况下泡了面,一吃还是那股烧心灼肺的辣酱味儿,就像是她给我写的每一封旧信都带着的那种烧心灼肺的周万山牌清凉油味儿,我哭唧唧。我想郁二狗的确是个坏心眼的大骗子,但是是特别特别hot又特别特别cool的那种,于是我还是继续爱她,就好像我吃掉整碗下足了料沥干了汤的火鸡面一样爱她。我想她也爱我,因为在我寄出一整箱冰爽火鸡面之后过了没多久我的房门喧嚣依旧,泡泡纸上放着面,法兰绒下躺着信——loving u is peppermint[1]。

今天她带了双倍辣来,这让我确信了郁二狗是个大坏蛋的事实。——她明明在上次一起吃火鸡面的时候就知道普通装也能叫我旋转爆炸如同一颗被掷进樱桃可乐的曼妥思,即使那烟火微弱算不得任何一场倾城绝色。好吧,好吧,我摆摆手又摇摇头,接下来请欣赏过激少女崇拜者被火鸡面之神逮捕定罪并且于Scarlet Guillotine上命丧黄泉的一幕吧!可是我超酷的酷哥只会一边拆包装袋一边笑话我,别傻了,圣洁美丽至高无上的火鸡面之神不会这么对待他忠实的传教士的,除非你是个只放半包酱的异教徒。这还了得?哼,郁二狗你听着,我不仅要只放半包酱,我还要怂恿你去吃百胜厨的叻沙泡面!可惜的是这酣畅淋漓的歇斯底里最终也没有从我已经肿得像一只水蜜桃的咽喉中奔跑出来,也没有把我的面饼从点燃了整片空气的辣酱下拯救出来。好吧,好吧,我只能再次摆摆手又摇摇头。由她去吧!或者由我们去吧!于是她开始放歌,Lana Del Rey,Honeymoon。嘿,想去科尼岛吗,她扭过头来问我。我说别了吧,我只想老老实实在曼哈顿吃完这一碗面,然后睡个午觉——哦,虽然我不觉得我的胃能让我老老实实地睡午觉,因为你居然真的把酱全加进来,还是双倍辣!大坏蛋郁二狗却只是说:com’on babe,我不是给你带了酸奶嘛。你还提,你还提!我觉得我的目光能把她擦了眼影的漂亮眼角剜出一朵花来。我想起第一次吃火鸡面的经历——这么讲出来让我觉得有些不好意思——那算是一种隐晦的变了形的快乐。她就像嘲笑我是半包酱异教徒一样嘲笑我一口面三口酸奶,即使我很快就反驳:总比你被薄荷宾治呛个跟头强了!结局就是我喘息而她咳嗽,我的盛满了酸奶和柠檬汁的胸口在洋装下起伏,而她额角的汗一路顺着脖颈落到锁骨,将印着Born to Die的白T恤浸出一小片透明的颜色。无论如何,那是些怪好玩的事情,说不定有朝一日还能告诉伍迪艾伦或者昆汀。但是现在,失去了包装箱的纸板掩护的我们只能相对着癫狂着且歌且唱着大吃双倍辣火鸡面,并且很快就开始哭泣,大滴大滴的眼泪掉在碗里。我说,郁二狗,你记着,下次你吃冰爽火鸡面不许喝水——而她回答:那你还不如拿卡士浇我一头来得痛快。拿卡士淋了你我喝什么!我舌头痛得快死掉了!我于是费劲地从我的口腔里将那块已经滚烫到麻木的肌肉推出来,向她展示我的一千万颗即将迸裂出蔓越莓糖浆的味蕾。接下来我的下嘴唇便碰触到了一只涂了透明指甲油的手指,这柔软的细腻的就像融化了的芝士一样叫人喜欢的手指属于一个就算笑嘻嘻也还是特别特别hot也特别特别cool的郁二狗。你看看你的嘴唇,可以直接去做美妆博主了,直播夏日新潮烈焰吸睛大红唇,一夜爆红不是梦。

我倒是有点垂头丧气——我知道你的意思是,嘴肿成这个样子,不能唱打雷姐也不能接吻了。

我倒是还好,要我给你唱Walk like an Egyptian吗。

 

 

我看着郁二狗其实也没好到哪去的嘴唇,本来想忍住笑,结果却反倒不争气地哭了,对此我的理由是:舌头太疼。哭得像不小心吃到了嫩薄荷叶的我说,下次我们再一起吃火鸡面吧,去科尼岛吃,双倍辣,整包酱,跪着也要全吃完。

而从未和我接过吻的她看着泪眼汪汪的我,竟笑出些更泰伦斯的声响来——你这是要同我觅情死啊。

 

 

 

 


 

[1]化用Lady Gaga Paparazzi中歌词:Loving you is cherry pie.


评论(4)

热度(11)